当前位置:


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、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贺铿在第二届中国品牌创新大会上就“工匠精神和创新发展”作主题演讲

以下为演讲原文:

非常高兴在这么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日子里,参加这么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会议,我想讲三个方面的观点。第一方面是品牌的概念,第二方面是企业家精神,第三方面是关于品牌创新。

我之所以说今天这个会议特别有意义,是有感而发。我一直认为中国缺乏真正的品牌,在世界上没有真正很有品牌地位的产品,现在国家决定把5月10日确认为“中国品牌日”,而且提到国家战略高度,我想经过一些年的努力,中国一定可以创造出自己优质的品牌。

究竟什么是品牌呢?

我认为所谓品牌就是企业生产的产品一系列指标的总和,首先它是企业的产品,这个产品在社会上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地位,其品质、信誉度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指标来度量。把这些度量的指标综合起来,达到了某一个标准,我们就说这个产品是具有品牌的产品。因此品牌的核心,我认为是产品的质量,有的把这个品牌讲得很悬,甚至把包装、宣传、广告都放进去了,我认为那都是次要的。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质量,没有质量就没有品牌,所以质量包括的要素也很多,我认为主要有两个要素。

一是内在的要素,内在的要素就是这个产品的功能、质量,即作为产品,它是不是好的?可靠的?二是外在的要素,外在的指标也应该是外在的要素。所谓外在的指标我理解就是它在社会上的声誉,当然声誉是由它的内在要素来影响决定的,之所以把外在的指标也说出来,是因为我们确实离不开对好的东西的宣传,让社会更多的了解,否则的话你也在国际上形不成真正的品牌影响力,所以说这两个方面的要素对于一个好的品牌的产品都是需要的,都不能忽视,但是最基本的东西是产品的质量,内在的因素。

对于质量呢,我觉得要从两个方面去理解质量。一方面,产品的质量是变化的,是一个变化的概念,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。例如说我们的电灯,如果说还是170多年西门子发明电灯时的质量,那今天肯定没有人用,所以说电灯作为一个产品,其质量是不断变化的,是需要创新的,因此我说产品的质量是时间的函数,像数学一样的,是时间的函数,不断地在发展变化。

另外一方面,产品的质量是一个竞争的概念,也就是说你这个产品有许多的企业在生产,那么你这个产品能不能在同类产品当中成为一个有影响的,优秀的品牌,需要在相互竞争中体现出来。比如,我国有一种中药叫做六味地黄丸,我国有20家企业在生产制造,但是人们认准的品牌大都是“北京同仁堂”和“长沙九芝堂”,其它的品牌相对来说它的声誉不是很高,或者说大家还不很了解,所以说这么多企业都在生产六味地黄丸,就有竞争,在竞争当中,人们不断地了解北京“同仁堂”的不错,“长沙“九芝堂”的不错,这样品牌就凸显出来了。

我国现在有一些企业生产产品在质量上不太注意,完全靠广告、宣传,把产品说得神乎其神,来骗取社会的信任,但是可以肯定地说,你骗得了一时,却骗不了一世,你不能成为真正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品牌,所以我们应该有这么一种精神去对待自己生产产品,用心呵护好这个品牌。“同仁堂”我在很多场合都讲过,他们门牌挂了一幅对联式的企业文化精神,“炮制虽繁,必不敢省人工,品味虽贵,必不敢减物力”,这才是创造品牌最本质的东西,你的中药是什么地方生产的?什么成分?这都要有讲究的,怎么炮制那是一丝不苟的,这样出来的产品才有品牌,否则的话”同仁堂”能够经得起几百年的检验吗?所以企业要把自己的产品做成有影响的品牌那是不容易的,是要下真功夫的。

第二点是企业家精神,品牌是由企业创造的,没有企业家精神,就不可能有好的品牌产品,什么是企业家精神呢?大家都在说,不一定都能够深刻地去理解它,企业家精神提出来很早,是1880年法国的经济学家卡丁提出来的,他当时提出这个企业家精神,主要的意思是指作为一个企业家对生产要素的组织能力强不强?使经济资源的效率由低向高的转换精神有没有?技巧有没有?是讲的这些东西。所以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灵魂,诚信和工匠精神是企业家精神的基石,这个很重要,我希望在座的企业家能够按照这么一个意思去掌握去理解,企业家精神的灵魂是什么?是创新,它的基石是什么?是诚信和工匠精神。

所谓工匠精神,我们可以用中国的一个成语来简要概括——“德艺双馨”。作为一个真正好的工匠,“德”是第一位的,没有“德”,只是在社会上混、骗,那是不能成为真正工匠的。“艺”就是你真正掌握的手艺怎么样?我经常举两个小例子,一直我认为对我理解工匠精神是很重要的,第一,我还在念大学的时候,在实习工厂实习,加工一个零件,是一个轴,它允许的误差是两个um,我用卡尺量了又量,应该说是很用心的,我觉得已经达到了要求,但是这个老师傅过来了,我说,师傅,我这个已经做好了,他一看,手一摸,没有,不行,我说我量了,符合这2个um以内,他说你这至少是4个um,然后他拿卡尺来量,确实,他看得一点都没有错,他一看和手一摸,这个艺,我们今天许多人都很缺乏,没有这样的“艺”我们是生产不出高精尖的产品的。“德”我也有一个例子,我在武汉工作的时间很长,湖北人大都知道,在过去都是睡棕床,就是一个框框中间用棕绳子圈起来的这种床,我请了一个师傅给我弄一个新的棕床,他已经把它基本上完工了,然后我送开水的时候,他又把它一根一根拆下来,我说师傅,你这是干吗呢?他说,他发现后面中间有几根绳子搞错了,我说这影响用吗?他说倒不怎么影响使用,我说那何必花这么大功夫把它拆下来呢?那不行,他讲了两句话,他说,如果你这个棕床坏了,再请一个师傅来给你修,看见我绳子是这样摆的,那他要笑话我了,说这是谁给你做的这个床?他说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,我不能把你这个事糊弄过去就算了,我要保持我这个工匠的名声,这就是“德”。所以说一个好的工匠,真正具有工匠精神,一定要德艺双馨。这是第二个方面的观点。

第三个方面的观点是关于创新。创新应该说这几年大家都很重视,都在讲我想有几个关键点我们要注意,尤其是最近我们跟美国发生贸易摩擦,你不创新就受欺负啊,所以说创新要掌握以下几个要素。

第一,一定要有紧迫感、危机感。你不创新就会被人卡脖子,你不创新你这个企业就可能倒闭,就不可能办好。你不要看你现在办得很好,但是不创新,就一定办不好。比如诺基亚,在十几年、二十年前,它的手机是多么地好,我们得到一个诺基亚,当时是掌中宝,那是多么了不起,价值也不菲,但是人家在创新,三星和苹果公司提出了一个概念,乔布斯提出了一个概念,我要把电视机、电话机、计算机三机合一,诺基亚的高管们在那里发笑,那可能吗?做梦吧!但是人家呢,实现了,现在我们的智能手机代替了计算机,是个移动的终端,也可以看电视,也可以通讯,而且不光是声音的通讯,画面的通讯都可以,人家做到了,诺基亚却被人家收购了,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所以说没有紧迫感、危机感,企业哪怕办得再好,要持续长久地办好,那是不可能的。特别是中国,我们必须有两个东西攥在自己手里,第一个东西是粮食,第二就是核心技术。粮食你如果靠进口,人家跟你卡脖子,那就活不下去了。所以粮食必须控制在自己手里,核心技术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,我们在这个方面的教训太严重了,引进的技术不消化、不转化,这是非常糟糕的。

比方说日本的照相机,它是引进德国蔡氏的技术,引进以后它做了两项关键性的创造,第一,跟计算机联系起来,用计算机来控制今天的加工,精度高、成本低,打败了德国,接着又把数字化技术引进照相机,不需要对焦,不需要胶卷,因此它的照相器材统治了世界,德国人反过来向它学习。

如果我们总是陶醉在经济总量世界第二,那是非常危险的。我们的GDP确实是第二,但是我们的GNP,也就是国民生产总值排在世界第四,第一是美国,第二是英国,第三是日本,第四才是中国。国民生产总值它也是个很重要的概念,它跟国民生产总值GDP不同的是,那是国民原则,外国人在国内开厂生产的东西不计算在里头,中国人在外国开厂生产的东西计算在里头,这就是GNP,所以从这个概念来讲,从国民概念来讲我们还是有差距,尤其是其他一些指标都值得我们思考,比如说2016年我们的人均GDP86位,我们的人均收入92位,我们的综合发展指数104位,我们的综合科技实力第20位。所以说,没有紧迫感,没有把关键技术、核心技术,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么一个思想,要想我们真正地强起来是比较困难的,那是强不起来的。

第二点,创新的含义。我认为创新的核心的含义是两句话——技术高端化、管理现代化。技术高端化,特别与生产力相关的,就是劳动工具相关的要先进,要掌握核心的技术,生产才能发展,管理现代化主要是要实现现代企业制度,现在企业制度最关键的东西,第一是选拔管理人才,你是什么一个决策机制,不能说某一个部门,某一个人说了算,要有一种好的决策机制和合作机制怎么样,这样企业发展才能行稳致远,因此中国企业要实现现代化发展,管理要现代化,中国人必须具备团结、合作、创新的精神。

最后一点,真正的创新要有适变应变的精神,要有颠覆性的思维,要真正地创造出跟人家不同的东西,所以我们只要能坚持培养企业家精神,培养工匠精神,我们就会有创新的精神。只要能创新,中国的经济就能继续前进,我们的国家就能强盛,就能成为真正地强国,由站起来、富起来,到最后强起来,我希望第二届中国品牌创新大会能在这个方面起到推泼助澜的作用。


标签:亚洲品牌网阅读次数:699